您的位置:紫晴前世今生因果谘询网首页>>最新消息>>最新消息详情最新消息详情

生物动能共振平衡

发布时间:2024-03-19 16:48:36 关注度:1022
【全文】
生物动能共振平衡
人类是群居的生物。从受孕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必须透过相互依赖和连结,才能生存。建立连结是我们生命的最基本需求。而关系连结的质感与深度,强烈影响我们的生活质量。最早时期的照顾者(父母)的质量与养育孩童的环境会对我们成长扩展过程中的自我认知意识,产生关键性的影响。如果我们的照顾者是和谐平衡并有同理心,带着慈悲与接纳,我们就会感觉到被这个世界欢迎,体认到生命是很安全的,原本就存在我们核心的信任质量就能够逐渐开展显现。

然而对我们大部分人来说,照顾者和生长环境并不是那么理想,伤痛与防卫成为家常便饭,于是我们大部分的生活时间里,会透过某一个性格面具的保护层来与人互动连结。虽然这使我们的感觉避免了过去疮疤的伤痛,但也使我们感觉到零碎和分裂,无法感觉到自己的完整合一,失去了生命的乐趣,甚至会带来更严重的生活和生命危机,危及生存。

在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的工作认知中,过程中的关系场域的质量具有根本的重要性。因此建立安全、和谐与同理心的环境能为疗愈过程提供稳健的基础。它使得:

    信任感在疗愈过程中能够被建立与深化
    安顿与深化,能够让身心系统的运作超越现有的制约模式进入到更宽广的能量场域

它的运作是在创造出适当的环境,倾听人体内维持并整合一切生命机能的「生命力」,让我们能够从零碎转换到合一,从分离融入整体,从警戒转换到更深层次的信任。

头荐骨系统的介绍
「头荐骨系统」存在于人类及所有脊椎动物的生理系统,它与我们的身心健康息息相关。
我们的身体在头颅-荐骨之间,透过脑脊髓液与薄膜系统,以一个整体的方式带动着我们生命中神奇的律动。当我们还是子宫中的胚胎,头荐骨系统便开始运作,直到死亡后所有循环瓦解为止。它有着独特的脉动频率。如果它的律动出现了障碍(生活上的紧张、压力、意外事故或创伤等),压力就会出现在这硬膜和中枢神经上,导致这个系统失去平衡,进而影响到我们全部的身体、心理、感情、知觉、活动、协调性及对生活的态度。若透过使用一种非常细微、敏锐的碰触,将头荐骨系统内不流畅的部份调整疏通之后,会改善中枢神经系统的功能,增强身体本来就具有的自愈能力,及体验深度的静心与宁静。
头荐骨平衡,能够经由激发器官的活力、强化免疫系统、平衡荷尔蒙系统及身体与头脑的放松,让你整个身体再次充满生命力。 

头荐骨工作的历史
「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源于一位美国整骨医师(osteopath)-苏哲兰医生(Dr.Sutherland)多年累积的研究与临床经验。在二十世纪前半叶,苏哲兰医生以整骨疗法行医,专精在头荐系统上工作。整骨疗法的传承直接源自于美国整骨学院的创始者安德鲁‧史帝尔医生(Dr. Andrew Still)。
苏哲兰发展出一套模型和理论:有关于在”头骨与荐骨”间的核心系统与液体移动,如何对人影响。
 
苏哲兰医生的颅部整骨疗法(Cranio Osteopath)
二十世纪初期,当还是整骨学院学生时;苏哲兰看着分离骨头的骨缝接面,突然浮现一个想法:”像鱼鳃般的歪斜,意指一个呼吸的机制。”这想法萦绕着他--颅骨的骨头不是僵固的;颅部的骨头被创造成,可以在不同骨头间彼此有相对移动的可能。
 
他拿自己做实验,穿戴一个可以在头的不同部位,施加和控制不同程度压力像头盔似的设备。他的老婆描述他开始有显著和易怒的人格改变。伴随着改变不同程度的压力,他开始经历头痛和协调性问题。
 
苏哲兰医生逐渐发展一套检查和治疗系统;他称它作”原始呼吸系统”(Primary Respiratory System)。后来以颅部整骨疗法闻名。他跟头颅与个别的骨头(bone)、里面的薄膜(membrane)和脑脊髓液(cerebral spinal fluid)的波动工作。他成功的治愈患有各种不同失调的病人,其中很多被其他医师诊断为无法医治。
 
“因为当时很少人知道它是如何有效;尤其是病人的结果看起来好像是奇迹般的。苏哲兰医生的系统被赋予灵性般的色彩。”
 
在他生命的最后十年,他开始以”液体系统”去教导他的工作。他认为学生需要一段过程,去学习工作进入系统;从骨头开始,慢慢的能够去欣赏薄膜系统,然后在进入跟液体与核心的力量工作-这个移动活力(potencies)、液体(fluids)和组织(tissues)的力量。
 
进展…
苏哲兰医生在他有生之年,并没有得到他应得的认可。是他的学生帮助颅部整骨疗法得到更多的认可。其中包括罗琳.贝克医生(Dr. Rollin E. Becker)和马庚医生(Dr. Magoun)。
 
贝克医生延续探索的传统,深入液体系统与生命气息的概念,帮助我们建立很多当代对”内在与生俱有健康机制”Inherent Health within的了解。
 
1970年到1980年前后,乌卜烈哲医生 Dr. Upledger与卡尼医生Dr.Karni持续以较科学的方法研究头荐骨系统。他们实际的证明:颅骨可以在脑脊髓液的潮汐中韵律的活动。
 
他们也做了一个针对儿童的临床研究。治疗过动儿、自闭症、学习困难的儿童,而有很好的结果。出自于那个经验,乌卜烈哲医生开始训练老师、这些儿童的父母和照顾者。不久,很多人学了这个方法,运用于工作,经过数十年的练习,许多洞见被发掘。
 
头荐骨生物动能(Craniosacral Biodynamic)
源自于苏哲兰医生与贝克医生的洞见-头荐骨生物动能-发展出一套治疗人类系统的方法。他们跳脱出原本所学-生物力学(biomechanic)的态度。以生物力学的方向来看待人类系统,是他们当时普遍的观念;也是他们在整骨学院里所接受的训练传统。
他们被教导找寻移动、转动的轴、限制或活动上的失衡,去帮助他们变得更好。
 
经过多年,与数千人工作过后;他们体认到移动是一些更深层力量运作的结果。同时他们也经验到,在这些移动背后有更深层静止的状态。
 
他们体认到这些运作的力量,和所创造出的移动和静止,是治疗时与系统工作的重点。
 
开始称这些力量为”生物动能”(biobynamic)的力量;如此他们开始接触”生命的气息”(Breath of Life)- 自然、活生、动态的力量-它持续的创造人的生命。身体的本然不是机械式的,而是生物动能的。

效用
「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支持的范畴广泛且全面性;最不平衡的,无论是身体,情绪或精神的起源,都能受益。主要的原因是它可以协助我们的身心系统找寻影响健康最巨的生命力,所以对众多的身心状况,都能作出积极响应。它有助于处理:

脑部神经或脊髓神经的压迫、左右不平衡、头部受伤、神智不清、紧绷或压力的感觉、焦虑、忧郁症、循环系统紊乱、器官功能障碍、学习困难、神经内分泌问题、颞下颌关节和牙齿的问题;
 
各类创伤:出生、摔伤、意外事故和其他伤害;身体的、性的或情感侵犯、创伤后症候群、失去/悲伤、手术、麻醉、等等。我们当中有多少人,头或尾骨曾因运动、跌倒、暴力、或车祸事故而受伤?即使从一些小手术,包括牙齿治疗,都可能造成紧绷和麻醉药残留;甚至那些已经年久被遗忘,但仍影响着身心系统的。例如,常见的出生的创伤,通常会影响人的一生。这些都有可能受到「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支持而复原。

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也是一种很好的身心养生,因为它可以促进平衡个案可能还没意识到的体内失衡,预防疾病,维持健康。
 
谁能受益
每个人都可能会受益;尽管有些人改善可能比其他人显著。因为「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是在我们的「液态身体」工作,而不是仅限于肉体。

如何运作
「头荐骨生物动能共振平衡」可以创造一个安全的环境和强化我们整个身心系统,使身心能够自然地显现那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在执行支持的过程中,我们的内在智慧有能力按优先级,一次一个地去呈现内在的紧绷和不适,同时执行师可以协助化解或减轻后者带给生命活力的负担,强化身心系统的生命力量。特别之处是,我们并不需要记得或重新经历创伤,才能得到疗愈的好处 – 真实、热情、力量、喜悦和信任。

初始,执行师先为案主创造一个安全信赖的空间。透过轻柔的碰触,与案主协调建立适当的疗愈界线。

接着深入倾听头荐系统中脑脊髓液和「液态体」的起伏波动。脑脊髓液的起伏波动,在「液态身体」内创造出不同型态的流动韵律。系统的流动型态陈述案主生命的经验与记忆,但我们不一定要知道它的内容是什么。执行师从一个宁静安顿的空间出发,倾听这系统内在的流动韵律,深入身体与生俱有的智能,协助系统唤醒原有的健康生命力。然后案主的系统会开始有智能地清理活化.....化解惰性的能量支点,让生物动能的活力展现.....这好比是找到钥匙,可以打开先前被深深锁住的生命宝库一样,提供系统在各层面上新的选择与可能。

   脑脊髓液承载和包覆/保护着脑和脊髓,透过薄膜与体内其他的液体混合着,携带着智能与活力。

Q&A
Q:什么是「头荐骨」?这是人体中的哪一块骨头吗?
A:简单说头荐骨就是从头骨经由脊椎延伸到荐骨(就是一般人称的尾椎)的这个系统,头荐骨疗法最早是由美国一位整骨师苏德兰Suthorland在二十世纪初期所发展的,他首先注意到头骨并非一个完整坚实的结构,其中每块小骨头的细微活动,都可能会造成心理和生理的变化,反之,如果让这些骨头回到原来的位置,便可以通过回复而达到疗愈的效果。他为了做实验,甚至做了一顶帽子,可以调整上面的螺丝去压迫头骨上的某一块骨头,并且发现的确会造成相应身心状态的变化。
经过多年临床经验后,头荐骨疗法的先驱们发现其实骨头不是问题的核心,真正发挥影响力的是头荐骨系统中的薄膜组织,例如分布在脑中的大脑镰和小脑幕,它们不仅牵动头骨的活动,也透过脊椎和遍布人体的薄膜系统影响到全身。然而再度经过多年的临床经验,他们又发现原来薄膜组织也不是核心,一切的根源在于体液的流动,例如充斥头荐骨系统中的「脑脊髓液」,而这些体液的流动根源自人体的「原生呼吸」。
 
Q:什么又是「原生呼吸」?
A:它是生命形式的本源,从胚胎发育脊髓生成开始,这个原生呼吸就伴随着人的一生存在,直到死亡才随着生命的消逝寂静下来。它以纯粹的能量形式存在,但体现在肉身体的不同层面便会显现不同的特性,例如体液系统、薄膜系统、骨骼系统。
 
Q:那么这个原生呼吸为什么有疗愈作用?
A:因为它是生命能量的基础,它维系着平衡和调整身体的功能,在运作正常的情况下,它能够启动人体的微调和自我疗愈系统,自动地去修正失衡的模式,使身体恢复原本正常的功能。
 
Q:头荐骨疗法是如何运用原生呼吸来疗愈?
A:有经验的头荐骨疗法执行师,可以透过碰触感知到个案体内的律动。当身体受到伤害或失衡时,外来的能量会持续扰动原本的系统,于是原生呼吸会将这些外来的能量郁结包覆起来,避免扰动扩大。这些区域就如同河流中的石块一样,会让水流产生变化,头荐骨执行师透过感知来观察这些变化,可以了解个案体内有哪些区域形成了这样的惰性支点,藉由支持原生呼吸给予的能量,这些郁结的部份便可能因此松动继而释放开来。
 
Q:实际上的治疗过程会是怎么样?
A:首先个案平躺在按摩床上,执行师则调整自己,进入一个中立而临在的状态,透过这样的临在质量,执行师开始把手放在个案身上的不同部位保持不动,藉由这样的相会去共振个案的系统,使他进入自我疗愈状态,此时原生呼吸会自动工作,去到个案所需要被疗愈的部份,执行师只是感知原生呼吸的流动,并移动手位给予更适当的支持。
也就是说,整个疗愈的过程中,执行师既不需要诊断亦不需要决定给予何种治疗,没有任何外力的介入,不灌注能量也不主动干预,全然交由个案身体自我疗愈系统本身的智能去发生作用,也因此不会有误诊,也不会有所谓「犯错」的可能。
 
Q:既然如此那为何需要执行师?
A:事实上,一个正常的身体功能,原本就会不断自我疗愈,对某些人来说,有时候在静心的状态或极其放松的片刻,也能感知到自己身体当中的疗愈开始启动,并观察到能量的释放,完全不需要藉助他人。然而现代人的生活充满人为的规律、不良的生活习惯和巨大的精神压力,往往使得这个疗愈系统沉睡不醒,无法正常发挥应有的功能,而执行师的存在,便是藉由其临在质量去共振并唤醒个案的原生呼吸,带动这个疗愈的过程,并在这个过程中给予支持,使其获得更好的发挥。
 
Q:那么个案在疗程中会感觉到什么吗?
A:因个人而异,有些人可能会因为放松而完全陷入沉睡毫无所觉;有些人可能会感受到某些情绪发生;有些人会感觉身体扩张、变形或是消失;有些人会彷佛进入到不同的时空当中;有些人会在能量释放时出现肢体的抖动;有些人会经验到彷佛神圣的存在;这些不同的经验本身就像静心过程中可能体验到的一样,并不需要去赋予过多的意义,也不需要去执着在这些经验上,他们并不一定意谓着疗愈过程的深浅或成败,回到身体的觉知,就只是去经验它,然后观照。
 
Q:什么样的人适合接受头荐骨个案呢?
A:任何人都可以,不管是身体上的病痛,例如受伤、头痛、荷尔蒙问题、神经系统失衡、肌肉紧绷、骨骼关节韧带问题、胎位不正、磨牙、失眠;或者是心理上的症状,例如紧张、忧郁、压力过大;即使只是单纯的想要放松一下,都可以尝试头荐骨共振疗法。另外对于婴幼儿来说,由于他们无法清楚地以语言沟通身体上的病痛,所以不需要依靠个案自述来做出诊断的头荐骨疗法也很适合。